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统江山的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日志

 
 

吃蒸菜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2017-04-02 18:46:11|  分类: 社会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蒸菜是河南人的 “非典型习俗”,有些人爱吃,但面对价格越来越高,也越来越难见到野菜原材料,不吃也没啥大不了。可对于我来说,一定要吃上几口新鲜蒸菜,才算真正过了春天。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春天的美味绝对少不了白蒿蒸菜——公园路的白蒿卖到10块钱一斤。我转遍了犄角旮旯,都是这个价。摊主说,菜市场还要13元呢。搞了半天价,也没有搞下来,抑制不住蒸菜美味的诱惑,忍痛买了一斤。走在路上,想想摊主的话,很有道理。她说,“你觉得贵?其实一点也不贵。我老两口拽了一天,又择了一天,连10斤都没弄下。人家出去打工,一天不挣个百儿八十,谁干?你算算这工钱,这爬坡沿崖费的事,值不值?这季节,大车大车的蒜苔能拉来,绿绿的西葫芦嫩嫩的小黄瓜大量卖,但你去给我整一车白蒿去!”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择白蒿——是啊,我上哪儿能整一车白蒿?这集大自然阳光雨露自然生长纯天然无公害的白蒿,现在可比那些大棚蔬菜贵重多了。我之所以觉得白蒿价格贵,还是把它看作草了。然而世移时易,我这观念也该改改了。别看白蒿是种水气小的干木湿草,灰不叽叽,颜值不高,但在草界的名气却由来已久。不但蒸蒸菜好吃,它还是治疗肝炎的茵陈。而我买白蒿,纯粹是为了吃蒸菜。蒸菜又名“麦饭”,就是把某种菜用麦面或玉谷面拌了蒸熟。蒸菜要想好吃,必须精工细作,再加足其他的料。以白蒿为例,从野地拽回来,择了,然后十遍八遍地淘洗干净,用开水轻轻淖一下,以除却暴气,然后挤干水分,切碎;把粉条泡软,切节;再切些红薯条或芋头条;还有蒜苔,如果没有,用蒜苗代替,如果再没有,用野小蒜也行;然后把葱花、蒜瓣和蒜苔,用较多的油烧热轻炒一下。然后倒入盆里,把上面所有的料搅匀,然后拌上适量的玉谷面、麦面,搅匀,搭到锅里蒸,半小时就熟了。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白蒿蒸菜——所有的料尽量挤干水份,避免蒸出来粘一疙瘩。加点玉谷面是为了让蒸菜疏散一些,加粉条是为了吃起来有嚼头,加红薯条或芋头块是为了让蒸菜吃起来软和,加蒜苔等辛辣物是为了增加口味。爱吃腥的人,是一定要加肉的,他们说没有腥不好吃。但我辈草食动物,感觉这样蒸出来就好得很了。吃蒸菜很费时间。我妈说,“这都是吃功夫哩,没有闲空,你吃个屁呀。”是咧,我那天蒸蒸菜,仅择菜,就用了3个小时,加上又淘了N遍,最后用了小半天时间,才吃到嘴里。我妈还说,“一把手啪不响,两把手响叮当。吃嘴这事,不是一个人干的。有两、三个人干,才来得快。”但现在,一家都是老两口或小三口,去哪儿找那干活的手呢?


那年的斜蒿不好吃,却是珍贵的吃食——春天里可以做蒸菜的野菜除了白蒿,还有一种斜蒿。记得小时候,春末夏初,我就曾在烧瓦窑崖池上剜过斜蒿。斜蒿紧贴着地皮生长,须用剜刀狠狠下去才能剜出根,否则就剜散伙了。斜蒿有点象红萝卜缨子,茎长长的,叶片斜斜的,有气味。它的名字也许是因为叶片而来的吧?有次我把斜蒿剜出来,一根一根择了,在水磨渠淘得净净的,拿回家,满心期待母亲给我蒸一锅香喷喷的蒸菜。谁知晚上放学回去,揭开锅一看,蒸菜零散地夹不起来,我用手捧了吃,干柴、粗糙、嚼不下。我气得大哭起来。母亲说,斜蒿有点老了。我说,不是斜蒿老了,是你舍不得给绊麦面,也舍不得放油。我哪里知道,家里那时不但没有麦面,连玉米面也没有了。母亲只好绊了些麦麸子蒸。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斜蒿——那时正是青黄不接时分,村里许多人家断粮。生产队派人开着拖拉机到后岭上借粮。回来时天已黑净,下坡时拖拉机翻了,粮食撒了一地。幸好年轻的拖拉机手及时跳车,才没有人受伤。年轻人抱头痛哭,大家安慰他,人没事就好。事后队长安排妇女们,拿着簸箕在场里簸撒了一地的粮食。母亲就是簸了一天的粮食才下工回来。现在想起斜蒿,问别人,都不知道是啥东西。上百度查,说是甘肃垅南一带才有的一种野菜,但我家乡分明也有这种野菜啊,那图片上的斜蒿都是我特别熟悉的面容。


小伙伴们贪吃嘴,不掉进山沟就中毒——除了白蒿和斜蒿这些草本,还有桐花和洋槐花也适宜蒸蒸菜。我们村盛产桐花,这是我们当地人的叫法,它的学名叫紫藤,就是现在公园里或小区里作为观赏的藤本植物紫藤花。每年春天,桐花才露尖尖花蕾,我们就东跑西蹿去捋。捋下来后可以自己吃,还能拿到街上卖。桐花吸油润腥,适合蒸肉蒸菜,很受城里人欢迎。我们村有三个地方长桐花。一个是崖背后,一个是茅草洼,还有一条沟就叫“桐花架沟”。茅草洼离村子远,一般都是大人去那里捋的。崖背后离人家近,桐花次第开放,我们小孩三番五次地前去,每次都有斩获。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桐花蒸菜——桐花架沟是我村连接河西生产队之间的一条长沟,里面长满了各种树木杂灌。从上面望下去,秧蔓缠绕,横七竖八,黑乎乎,雾暗暗,一眼望不到底。据说沟里有狼,还有蛇。我们割草拾柴时路过这里,偶尔会站在沟沿上往下看,但从不敢涉足。有时看到沟边上有花花小被子或小褥子散落,就赶快跑开,猜测着这又是谁家的“七风娃子”扔在这里。春天来了,紫色的桐花开得妖冶,一穗穗迎风招展。胆大的男孩子就三五成群来这里捋桐花。一天,锁子、黑娃、狗蛋仨人放学后来到桐花架沟。他们象猴子一样沿着横担在空中的桐花藤蔓腾挪攀爬,正捋得起劲儿,突然黑娃手一松没抓住,一下摔到沟底。锁子和狗蛋连爬带滚回村喊人。等到大人沿沟进去把黑娃弄回来,天已黑净了。好在沟底枯枝败叶深厚,小孩子身量轻,黑娃身上看不出什么伤,只是魂吓掉了。昏睡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一连几天,黑娃妈都跑到桐花架沟给他娃叫魂:“黑娃子耶......回来哟……,黑娃子耶......快回来哟……”


吃个蒸菜还有生命危险,但不吃就没有过春天 | 豫记 - 豫记 - 豫记

洋槐花蒸菜——我村的洋槐树也很多,春天洋槐花迎风开放,每每有外地许多养蜂场前来放蜂,城里人也三三两两前来捋洋槐花,蒸蒸菜,吃稀罕。但我对洋槐花不感兴趣,因为小时候我吃洋槐花中过毒。据说,我六、七岁时,有一次大人上地去了。我和一群小孩在门前摘洋槐花吃。我们捋一穗吃了,再捋一穗又吃了,嫩蓬蓬甜丝丝,感觉格外好吃。晚上父母下工回来,发现我小脸刷白,额头滚烫,不知发生了什么,赶快抱上往大队卫生所跑。等到了大队卫生所,医生给我检查时,我却“哇”一下吐了。医生说,洋槐花中毒,吐完就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