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统江山的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日志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2016-08-19 08:18:51|  分类: 社会实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里约奥运金牌——

里约奥运已近尾声。此前的各项比赛,常看得让人捏着一把汗:奥运会比赛首日,中国队未得一金;体操队最终战绩仅为两枚铜牌,为中国体操队奥运会最差战绩……与此同时,公众却开始变得乐于接纳非冠军的“傅园慧们”,多少年来体育界“金牌至上”的舆论环境正在悄悄改变。记者采访了已经退役的奥运冠军黄旭、陶璐娜、王励勤、彭勃。曾经,他们都将奥运金牌视为人生唯一的目标;离开赛场后,他们开始重新审视金牌背后的体育本真。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一、“时代不同了:体育对于现在的孩子,更多是作为兴趣爱好”——1984年,刚开始练体操的黄旭在电视上看到了李宁成为“全民英雄”的那一刻,在那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李宁火力全开,获得了3金、2银、1铜,是那届奥运会上取得奖牌总数最多的运动员。“什么时候给我改名字叫李宁啊?”被欢庆场面感染到的黄旭这样问母亲,他傻乎乎地以为李宁这个名字就等同于体操运动员。也就是那一年,全国练习体操的小孩人数迅速增加。32年过去了,现在体操绝不是大部分家长为孩子未来考虑的首选方向。黄旭和他的队友李小鹏、杨威等被称为中国男子体操历史上的“黄金一代”。2009年退役后,黄旭回到江苏,现在的身份是江苏体操队领队、江苏省体操协会秘书长。黄旭在接受采访时反复提及这几个数字:中国体操注册运动员是2000多人,而根据2012年美国体操协会官方公布的数字,在美国从事体操练习的人超过了520万人,注册俱乐部有4000多家。从2000多人中挑人参加奥运会和从520万人中挑人参加奥运会,难度差异可想而知。据说个别地区的训练队,只有2名专业运动员,而为他们指导的教练员则有四五名。“这在全国是个普遍情况。基层都没人了,顶层哪有人啊?一直都说国家队是金字塔的塔尖,金字塔变成了倒金字塔,就危险了。”面对这样的窘境,黄旭忧心忡忡。2000年悉尼奥运会女子10米气手枪冠军得主陶璐娜有着同样的忧虑,她现在是上海射击射箭中心副主任,兼任上海射箭协会和上海射击协会的副会长。因为之前在上海体育局青少处挂职过一段时间,她对于体育后备人才的选拔相当熟悉:“体育越来越不受重视,上海的家长普遍认为学习才有用。”陶璐娜和黄旭一样,对于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有着深刻记忆。至今她还清楚地记得1984年自己在上小学四年级时,有一天所有报纸都报道着同样一条新闻:许海峰为我国夺得了第一枚奥运金牌。自此以后,陶璐娜视许海峰为偶像,这直接影响到了她之后的人生选择。在新中国体育史上,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是一个重要坐标和全新起点。对那时的家长来说,让孩子做运动员是个相当不错的选择。但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家长们很现实,送孩子练围棋,认为是能锻炼逻辑思维,能帮助孩子提高数学成绩;练跆拳道,是为了强身健体,懂得礼仪。练射击能干什么呢?”陶璐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学还好一点,一到初中孩子们就全部学习去了,到了高中就更没有时间训练。有的孩子每天来半个小时,一周来个3次就很多了,这保证不了训练的要求,练了两三年枪还是抖。射击射箭和其他的体育项目不同,要到三年级以后才能练,一二年级的小朋友已经被其他项目挑过一遍,再加上家长不支持,选材就难了。”相比体操和射击射箭,乒乓球拥有强大的群众基础,但相同的危机也摆在了王励勤面前。坐拥17个世界冠军头街的王励勤现任上海乒羽中心主任,向国家队输送优秀运动员是他的一项重要工作。“1991年我进入上海市队,在我这个年龄段同时入选的球员就有好几个,而且在国内都已经具备一定的实力。但现在,在某个特定的年龄段,我们甚至找不出哪怕一名拔尖的球员。”说起人才的匮乏,王励勤皱紧了眉头。上海曾被称为“乒乓球冠军的摇篮”,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初,上海人在中国乒乓球队占据半壁江山,但现在除了男乒的许昕、女羽的王仪涵,上海在乒羽项目方面处在“断档期”,能够“接班”的运动员不多。“时代不同了。”王励勤感叹,“我们那个时候,能进入体工队其实是一条非常不错的出路。但是现在不一样,大家的生活条件好了,小孩的选择也更多了。体育对于现在的孩子,更多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真正走职业道路的,的确不多。”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二、是什么在左右家长们的选择——为什么这些体育项目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这与家长的选择密不可分。有统计数字表明:北京市77.8%的高收入家庭、74.6%的中等收入家庭和69.8%的低收入家庭,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从事专业体育工作。是什么在左右家长们的选择?奥运冠军杨威在他的硕士论文《中国运动员退役问题的历史考察、现状分析和未来趋势》中提到一个细节:“在上个世纪的整个70年代和80年代前期,当运动员就是最好的工作。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金牌选手获得8000元奖金,这在当时的大众心目中已经是个天文数字——超过了本科大学生10年的收入。”但之后变化开始出现。根据杨威的研究,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体育原来意义上的计划经济时代受到巨大冲击。“当时担任中国乒乓球队总教练的许绍发回忆:当时运动队的管理出现了很多问题,运动员有朋友开始做生意,并且收入不菲,而他们自己只能拿一些基本工资和有限的训练补助,奖金只是在特别重大的比赛取胜后才有,而且不管是6000元还是1万元,都显然不能满足他们的物质追求。在这种情况下,甚至不能要求像江嘉良这样的顶尖选手安心训练,更不用说二三流水平的运动员了。”事实上,这个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出现的问题一直持续到现在。即使是在“金字塔”塔尖上的奥运冠军在退役时能拿到一笔高于其他运动员的退役金,这笔奖金在现在看来也达不到“天文数字”的级别。“看在哪里买吧。”当记者问2004年雅典奥运会男子3米板冠军彭勃这笔退役金是否能买套房时,他犹豫了一下,回答说,“三线城市也许可以,二线城市的房价也挺高。”想了一想,他又补充道:“当然奥运冠军肯定比没有拿到冠军的运动员在生活上会好很多。”与运动员获得的收益来说,他们的付出从某种程度上看很可能不成比例。这么多年过去了,彭勃说起他10岁专业化以后的运动强度依然心有余悸。“一般人不可想象。到达一个极限了,非常非常累。”彭勃说,如果没有那么早进行专业化、高强度的训练,他的运动寿命应该还会更长一些。这句话听着有些心酸。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3米板赛场夺冠之后,有关彭勃的新闻经常与伤病联系在一起。2006年,他没有在任何一场国际赛事亮相;2007年,在奥运会跳水选拔赛合肥站上,他在起跳时意外右脚脚跟磕到跳板,血染赛场,失去了冲击奥运会的资格。2009年退役后,很少有他的消息见诸媒体。彭勃算是幸运的,毕竟他是被奥运光环笼罩的运动员。但不可否认,多年沿用的计划体制下的动员与分配模式与多元化的社会存在脱节,“金牌至上”的生产机制也在经受着质疑和挑战。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三、没有压腿,不需要练倒立,也没有严厉的教练——这个夏天,黄旭借用了江苏省体操队的一块场地,做了个小实验。参与的小朋友全部来自他儿子的幼儿园,18位四五岁的小朋友在五颜六色的体操器材上爬上爬下,玩得不亦乐乎。没有压腿,不需要练倒立,也没有严厉的教练,孩子们边玩边掌握了双腿跳、单腿跳、吸腿跳这些体操基本动作。“我就是想看看,一个从来没接触过体操的孩子练体操后孩子和家长的反应。”黄旭对实验效果很满意,“结果跟我设想的一样,孩子们乐意参与,家长们也很喜欢,孩子锻炼以后吃得好睡得好,不用追着他喂饭。”在黄旭看来,这就是潜在市场,如果市场培育好了,接下去就要整体规划师资、布点、器材,迅速铺出去。“再不换模式就走不通了。”黄旭认为,要改善中国体操的生存状态,解决方案在于把体操推向市场,让更多人参与。目前黄旭在尝试推广“快乐体操”。2010年左右,现任中国体操队总教练黄玉斌在看到体操人才匮乏问题时提出了“快乐体操”的概念,不少奥运冠军比如程菲、杨威都在参与“快乐体操”的推广工作,只是目前还缺乏一套完善的体系。在市场化方面先行一步的是彭勃。记者见到他时,他正在上师大附中三林校区的操场上指导青少年足球比赛。现在的彭勃早已离开了跳水界,目前的头衔是上海毅涛青少年足球俱乐部执行总裁。只要一谈到他现在进行的青少年足球培训模式,不善言辞的彭勃就会打开话匣子,眉飞色舞。被他反复“安利”的模式简单归纳起来就是在不影响文化学习的情况下,让孩子们接受到专业的足球训练。目前彭勃的足球俱乐部已和上海的30多所学校,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建立了合作,每个学校都有全职的毅涛教练,负责下课后训练。“这样孩子们既不用离开家长选择的好学校,又能得到专业的足球训练。”以市场化为推动力带动体育产业发展,破除行业壁垒,扫清政策障碍;用市场和资本来撬动大众参与体育的热情,进一步培育体育市场,也许是重新打造竞技体育“金字塔”的第一步。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四、“体育首先是娱乐”——李宁可以算是国内市场化走得最好的奥运冠军,他曾对记者说过“体育首先是娱乐”。这次里约奥运会上的“表情帝”+“段子手”傅园慧充分诠释了这句话,她虽非奥运冠军,但凭借一句“洪荒之力”就已成为本届奥运会的人气王。810日晚,傅园慧在某直播平台上做了直播首秀,在线人数突破千万。这条道路其实很适合陶璐娜。生活中的陶璐娜与奥运赛场上稳重、不苟言笑的形象相距甚远。在陶璐娜的微博标签上,排在第一的关键词是“搞笑”,之后才是“体育产业”“体育经纪人”“奥运冠军”。虽然陶璐娜已有两年不玩微博,但微博上依然能找到她在2014年发的一些搞笑视频,一个是贴着面膜的她在弹电钢琴,并自封为“著名钢琴演奏家”;一个是她拿着话筒吟唱腾格尔的《天堂》,虽然有些欠火候但还不忘加上特效。“如果当初我不练射击,应该会去搞艺术、设计或者去唱滑稽戏吧。”如何让射击射箭项目更受关注?“唱滑稽戏吗?”记者打趣说。“做个体育脱口秀不错啊。我是非常盼望有这么一天,把我们的体育精神通过轻松愉快的形式表现出来。”说到这里,陶璐娜眼睛一亮,在接下去的采访过程,她多次提到了体育脱口秀项目,甚至和记者谈到组建团队。这或许不只是一句玩笑。张扬个性、秀出自己,也许真的是奥运冠军们利用个人魅力,宣传自身项目、吸引大众参与的一条捷径。连看起来不苟言笑的王励勤也在问记者:“有什么和乒乓球相关的真人秀吗?如果有机会,会考虑参加。”为了吸引年轻观众,他鼓励运动员在比赛时与观众多互动。规则在改变。“90后”运动员的个性化表达让人们看到,他们对竞赛和金牌的理解和表达已经大不同于前人,而公众也乐于接受这种变化。以前,我们需要用可以量化而直观的奥运金牌来证明国力、展示民族信心,但现在,“金牌至上”的群众基础已渐消失,让体育回归到它的本身,让更多的普通人参与、享受体育的快乐才是最重要的。真到那个时候,也许我们也无需为金牌发愁了吧。


中国奥运冠军退役金不多:后继乏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