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统江山的博客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择高处立,寻平处住,向宽处行!

 
 
 

日志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2016-12-14 17:54:52|  分类: 军情军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基地地形地貌——

        一、神秘朱日和军演打开广阔胸襟—朱日和训练基地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和乌兰察布市交界处,是解放军最大的,也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合同战术训练基地,据媒体此前公开报道,总面积1066平方公里。基地场区地形以高原丘陵和草原为主,地势开阔,地形多样,水源充足,既有广阔平坦的草原,又有高低起伏的丘陵和少量山地。既可组织师旅规模的合同战术演习,也可同时展开2-3个师、旅,满足组织集团军规模战役实兵演习和多军种联合战役战术演练需要。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基地大门——

        朱日和之神秘,历来对外界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莫说军迷关注,从当地保卫部门的巨大成绩即可管窥一豹。每年,朱日和都会有七八个国家的可疑人员以踏青为名在基地周围徘徊,数种飞行器从基地上空尝试飞过,均被基地保卫人员滴水不漏地捕获。由此可见,朱日和整体的守备是多么森严,外界很难得知里面发生了什么。然而,今年的朱日和军演却与以往不同——随着解放军现代化建设的不断完善,我军形象越来越自信,神秘的基地大门罕见地对地方媒体展开,并允许地方媒体以最贴近的角度报道我军最现代化的演习内容。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军演攻防双方现场抽签结果公布——

        演习正式开始前一天,在朱日和基地大厅内,第一场演习的红蓝交战双方指战员首次出现。“红军”方面是第一集团军“夜老虎旅”,该旅曾派部队出征俄罗斯坦克两项赛,大败外军,蜚声海外;蓝军则是名满天下,被军迷们称为“外星人”部队的专业磨刀石部队,之所以被称为“外星人”,是因为这支部队在多年来的朱日和军演中以彪悍的战斗力战胜了多支“红军”队伍。因此在现场的抽签仪式中,明显能感到一种紧张的角力氛围。此次演习,在军迷关注的角度看来,有几个巨大的变化。包括:

       1、改推荐参演部队为抽签选取部队,增加部队训练水平的随机性,淘汰为演而训的传统方式;

        2、多课题连贯演练,一改以往“红军”进攻,蓝军防御的老传统,改为今年的攻守交换对抗三天,其中设置了大量战斗转换科目,部队中途不退出战斗,对部队的阵地组织能力提出严峻考验;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夜老虎旅各级指挥官 最近处为上尉侦察连长彭军同志

       3、明显加大了航空兵的使用,对空地一体化作战和空中敌后连续袭扰提出了更高标准;

       4、夜间战斗要求大大提高,夜间机动路程暴涨50%,实现夜间机动,凌晨开始破障;

       5、高达70%的突发事件由导调部随机发布,部队要集中全力应对导演组下达的急难险重突发情况。

       由以上数点可以看出,今年的朱日和军演难度空前提升,体现了我军料敌从宽,为参演部队加压的决心。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现场高度泥泞的环境 但96A坦克如履平地——

       二、极度深潭考验解放军装备可靠性——果然,D日来临,演习一开始,参演“红军”就在体能和装备可靠性两方面被压到了极限。朱日和是一片大草原,没来过草原的朋友可能想象不到,草原上的沙河沟槛是多么难走。而今年的朱日和又有些特殊情况,那就是连续的大雨让本没有路的机动训练场变得更为泥泞。在部分路段,草地的泥泞超乎你的想象,经过大雨浸泡的草地在遭到重型车辆的反复碾压之后酷似苏德战争中开春后的莫斯科郊外泥地。深深的坦克车辙时常能没过越野车的半个车轮。在这种极端糟糕的路况下,“红军”部队需要昼夜急行军34个小时,抵达出发地域。这还不算完,所谓的草原,并非一望无际的平台草坪,而是地形复杂的高原丘陵地貌。红军的96A坦克在机动过程中经常要碰到坡度70度左右,两三米高的土崖,在经过枯水的沙河地域时,车辆无法通过,需要工程架桥车辆紧急铺设野战桥梁。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泥泞的环场机动道路给轮式车辆带来了巨大麻烦——

       在整个机动的过程中,奇难险峻路线给“红军”部队造成了巨大困难,在路上,我们遭遇了“红军”的宣传干事王家寅,他所乘坐的“勇士”越野车因道路难走而断轴趴窝,被迫挤上记者的采访车。沿路根据他的介绍,我们知道,面对凶险的沙河路段,数十吨重的架桥车都险些遭遇倾覆,在机动路段上,时常可以看到两辆以上的坦克或者重型牵引车艰难地拖带陷入泥泞的轮式车辆。就在重型卡车的车轮翻滚咆哮时,我们注意到,很多“红军”战士果断下车在车队四周就地掩护。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到处都是飞驰的工兵牵引清障车辆——

       经王家寅介绍,此次演习,导演部临机派出大量蓝军袭扰小分队,突袭“红军”车队。为此,“红军”严加戒备,多次挫败了蓝军突袭并生擒蓝军袭扰特战连。不仅如此,导演部还临时增加了很多损管科目:在一段泥泞路段中,导调车停在一辆95式自行高炮旁边,宣布该车在蓝军空中火力打击下受损,车组成员须立即对受损车辆进行维修。于是,一身疲惫的车组成员立即跳下战车拆换履带。由于整个大部队仍处于急行军中,不可能有人停下来帮助他们。这三名车组成员不得不完全依靠自己的体力拆换数吨重的履带和零件,再重新组装好。当他们终于完成工作时,几乎已经累得无法靠自己爬上战车了……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夜老虎旅”的95A自行高炮经过环场机动后迅速进入休整阵位

       三、一位优秀的“红军”侦察军官与蓝军旅长的罕见“阵亡”—D+1日,跨越-2016 朱日和·A军演红蓝对抗正式开始。与以往军迷心中“红军”牢牢掌握制空权,蓝军在地面发动防守反击的印象不同,从导调大厅反应的第一现场来看,此次对抗一开始,蓝军就不断模拟出动重型武装直升机、某轻型单发歼击机、单发三角翼多用途飞机对数十公里的“红军”始发路段进行猛烈空袭。从战役开始前的设定来看,我军充分做到了料敌从宽原则。红蓝两军对制空权的争夺十分激烈:“红军”作战初始,旅长旅副通讯就遭中断。同时,蓝军还有强大的外围支援部队出动各型无人机、两种间谍卫星支援蓝军,大批轮式快速反应战车也在驰援途中。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军演现场导调大厅——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军演 “红军”战机进行猛烈打击——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武装直升机在猎杀地面装甲车辆——

       战况紧急,记者决定离开导调大厅赶往交战地域。朱日和地域非常广阔,在大厅上火热进行的空袭作战在实地中却是一场看不见的硝烟。没有激烈的枪炮声,我们不得不驱车开上多处高地寻找“红军”驻地的踪影。经过数个小时的寻找,我们终于找到了“红军”部署在前沿侦察阵地的一辆猛士侦察车。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中尉侦察连副指导员徐浩在介绍座驾 领章为侦察时所用防俘伪装军衔

        “这是一辆无武装的侦察车,”该车指挥员,侦察连副指导员徐浩对我们介绍,“但他却拥有极为尖端的侦察设备,包括先进的光学侦察桅杆,性能强劲的车载计算机和地图分析系统。” 徐浩是一名大学生军官,记者偶遇他们时,其所在的侦察车刚刚抵达当前地域,而且很快要再次机动。在此之前,他们已经进行了数十个小时的阵地转移。根据徐浩的介绍,他们分别遭遇了敌武装直升机的侦察、火力打击和小股蓝军偷袭。他们采用就地伪装、分散车距或高速机动的方式都进行了一一化解。在惊讶于他的充沛精力的同时,记者隐约感受到徐浩身上一定会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由于天色已晚,侦察连还要继续移动侦察地域,我们相约第二天在其连部驻扎地域对其进行一次全方面的采访跟拍。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跟拍“红军”驻地严整的防空伪装阵地——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驻地跟拍 战士们抓紧难得的休整时间洗漱

       D+2日,我们如约与徐浩在连部见面。在这个晚上开始,“红军”要开始机动,将于次日凌晨开始对蓝军据守高地进行全面进攻。“红军”旅所在驻地军容严整,戒备有序,所有装备都认真铺好伪装网。远远就能看见徐浩的侦察车一路风烟地冲着我们疾驰过来。“你们终于来啦!”徐浩很兴奋,“一会儿一定要给你们介绍一下昨天我们连发生的惊心动魄的故事。” 我们席地坐下,不远处就是连部的炊事车,侦察连连长彭军经过和上级沟通允许我们随营跟拍。徐浩很高兴,从炊事班盛来了热气腾腾的晚餐。猪肉炖粉条,我们很高兴,而且量很大。“旅部吃什么?”随行的摄像师问了一句。“官兵平等,旅部和我们吃的都是一样的,”徐浩笑着回答,“快吃,我给你们讲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徐浩在介绍我军先进的13式单兵自热口粮 除此以外炊事班热食供应稳定

       我们试想过徐浩如此兴奋,背后的故事应该是有多奇妙,然而当故事说出来时,我们真的大吃一惊——这是朱日和军演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昨天嘛,我们就是开着车子找蓝军的炮兵阵地做侦察,怎么也找不到。慢慢的,天就黑了。朱日和大草原上夜间是没有任何地标参照物的,只能根据北斗指示摸索道路。就在这时,一片隐蔽较好的阵地在微弱的地面反光中出现。我们以为那是蓝军的炮兵阵地,就想凑近一点观看。结果周围的岗哨越来越多,黑夜里我们根本无法发现这些隐蔽的岗哨。等到了以后才发现,我们居然闯进了蓝军的旅部所在位置!”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徐浩讲解夜袭蓝军旅部 “击毙”蓝军旅长

       徐浩越说越激动,肢体语言激烈得比划着:“由于我们和蓝军的装备外形相似,已经闯入核心区域就抱着必死的决心了,索性在‘牺牲前’为部队做点贡献。于是我们慢慢减速,伪装是蓝军的车子,当蓝军的岗哨举手示意我们停车检查时,我们突然加速,冲出了蓝军的包围,在蓝军一片拦车的喊叫中绝处逢生!”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中国军网刊登蓝军旅长“阵亡”相关新闻——

       这是一次蓝军旅长满广志在朱日和从未遭遇过的事情,据徐浩表示,在他们驾车冲出蓝军旅部时,定位了蓝军的重要坐标点。不知是疑兵计还是空城计,蓝军在事后并没有移动旅部。随后据后方导调大厅特约通讯员报道,次日早9时40分,蓝军旅长“阵亡”。

       四、死亡山脚 一场朱日和版的80号高速公路——D+3日凌晨,“红军”主攻战役正式打响。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侦察连长彭军 凌晨部署侦察任务

        凌晨2时,月光之下,“红军”部队开始破障,排雷清障的工程车迅猛突击,打开6条狭窄通道。紧接着,“红军”96A装甲集群蜂拥而上,兵分3路对蓝军占领高地发起冲锋。然而,雄踞朱日和多年,吊打各路叫阵对手的蓝军绝非泛泛之辈,他们早已依托工事,建立了大量永备坚固工事,尤其是在山体反斜面的阵地,顶住了“红军”猛烈的炮火压制准备,其部队以逸待劳,居高临下,对“红军”掌握着绝对地地理优势。面对曾两战俄罗斯坦克大赛的“红军”部队,当其96A坦克破障前行时,蓝军坦克在火力臂极限就开始实施精确打击,我们跟随侦察连长的战车,清楚看到,5500米外,击毁“红军”坦克!5500米,蓝军的坦克模拟的是国外最先进的第三代主战坦克,这个射程超过“红军”坦克反击射程甚多。但是“红军”一往无前,勇猛突破。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强攻山顶阵地 遭到蓝军火力击毁的大量“红军”坦克

       随着进攻的进一步展开,“红军”的坦克对蓝军阵地开始形成钳形攻势。其中钳形的右翼佯攻部队加强发力,对蓝军阵地形成了强大压力,并将蓝军逐步赶出了阵地;然而记者重点拍摄主攻的左翼部队在仰攻过程中却感到相当吃力。此时,由于战线的推进,“红军”96A主战坦克进入了蓝军阵地单兵反坦克火箭的射程范围,占据高点的蓝军以密集的反坦克火力对准“红军”进行猛烈压制,而阵地周围密布的反坦克锥和地雷阵却使“红军”坦克难以回旋。1辆、2辆,在摄影师的一个屏幕里,短短数分钟内,就有约20辆坦克装甲车辆被击毁在阵地上,激光交战系统连续爆出滚滚浓烟,整个场景犹如海湾战争中的80号高速公路。尽管遭到了蓝军的猛烈压制,但“红军”不愧为夜老虎旅。在前方,装甲部队死战不退,前面的坦克打爆了,后面的坦克就绕过去继续冲锋;步战车瘫痪了,步兵就下车徒步进攻。电台里,包括我们所搭载的侦察车上的战士们焦虑地远远观望慢慢被消耗的装甲部队,各种通报敌情的吼声在空中飞舞:“上面有碉堡!拔掉它!冲上去的步兵向下支援下侧进攻的同志们!”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由于装甲部队对侦察反馈不畅 彭军连长决定亲自步行侦察

        然而,反馈并做出机动的人很少,这时我们才真的感到,一场真刀真枪的实战练兵,其战场环境是多么复杂,身处一线的战士们很难对隐蔽处侦察车的通报做出及时的相应。和我们在一起的侦察连长彭军和副指导员徐浩急了。他们急速驱车绕过炮火弥漫的阵地,想抄到蓝军后方探一下虚实。然而,当车走到一半的时候,一条宽阔的干涸沙渠挡住了去路,任凭猛士车狂吼咆哮,就是开不过去。连长焦急不堪,正面有沙河拦路,右侧是蓝军阵地,左侧则是模拟地雷阵。如果车子越界,按规定演习一定扣分,若是在实战中,必定车毁人亡。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徐浩向上级请求碾过雷区越界

       此时徐浩坚定地投射了一个眼神,随即拿起车载电话,对指挥部呼叫:“我们遭遇地雷阵,我请求越界,送同志们过去!” 这是一种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徐浩毅然决定牺牲自己和侦察车,送连长穿越雷区步行侦察。若是在真正的战斗中……不敢想象,那真是可歌可泣。连长他们过去了,在徐浩驾车越界过渠,即将离开雷区的一瞬间,猛士车顶的烟雾系统爆裂,系统准确判定车子进入雷区活动超过50米被引爆。这关键的50米,我们目送连长离开。我们不能再跟随连长拍摄了,此时,后方导调大厅特约通讯员传来消息:随着战斗继续推进。红军部队8架直升机在蓝军阵地后方成功机降。“有好戏看了!” 为了避开蓝军打击,“红军”机降点选择在蓝军阵地右后翼,也就是连长前进方向5公里左右,这个距离很远。刚看到这个距离时,导演部有人表示很诧异,因为机降原本目的是和前沿进攻力量对“敌”形成夹击之势,如果机降后不能迅速击“敌”,等于功亏一篑。不过,“红军”再次展现了超强的作战能力,没用多长时间就到达蓝军阵地,牵制蓝军指挥员的精力。而红军前沿部队奋力搏杀,已突破蓝军右翼主要阵地。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突破蓝军主要阵地 但坦克线性阵列伤亡极大

        然而此时,“红军”强攻的损失太大了,在交叉火力和极端复杂的无线电通讯情况下,部分“红军”单位陷入了蓝军猛烈的反扑和包围中,被迫各自为战。后方记者通知我们,在导调大厅反馈的情况来看,“红军”进攻兵力已经损失超过50%。这也就意味着全旅一半,数百辆坦克装甲车辆战损。而根据从二战到海湾战争的经验来看,一个作战单位伤亡30%就必须撤出战斗。“红军”正发挥我军的光荣传统,以超人一般的意志力最后尝试夺取阵地。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第一波机降的直升机部队未能达到战术目标。“红军”指挥机构咬了咬牙,放出了最后的预备队——再来一波机降。但此时,面对已经压力到了极限的“红军”战况,8时59分,导调大厅又给红军下达了临机情况:“你部航空兵与敌空战中,一架飞机被击毁,飞行员在坐标XXX附近地域伞降并发出求救信号,令你部迅速派出精干力量组织战场营救。” “红军”一架飞机在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向伞降飞行员所在地飞去。可是营救并不顺利,蓝军对红军连续释放了两波对空烟雾干扰。又由于指令在传输过程中被误读,“红军”费尽周折才终于找到目的地。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122MM榴弹炮齐射 炮弹即将落入地平线

       视线再度回到交战前方,就在营救飞行员返回的同时,“红军”对蓝军的大面积阵地进行了孤注一掷地猛烈突击,一直打到其核心区域,同时,第二波“红军”机降部队此时悄无声息地潜入了蓝军的旅指挥所附近,将其坐标再次确认给后方。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红军”的122MM自行榴弹炮阵地对准蓝军旅部发出了一阵阵霹雳般的怒吼……这场战斗,是血与火的第一课。初战胶着,预示着在下面的几场战斗中,“红军”还会遭遇更强力的挑战,那就是残酷的城市攻防战。在城市攻防战中,为了保留必要的城市目标,进攻方将被迫减少重炮和武装直升机的支援。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双方的将卷入一部纯粹的地面钢铁粉碎机中。第一场战斗统计分数结束后,尽管摧毁了蓝军指挥所,但因自身损失过大,“红军”惜败。

       五、城防血战 红军的雷霆攻势——D+5日,在经过头一天短暂的修整后,红军重振旗鼓,此次的任务是模拟解放一座“敌”军据守的城市——“北安市”。在这座假想的城市中,“敌”军将为了保护其首脑负隅顽抗到最后一刻。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模拟城市“北安市”——

        这不是一场轻松的战斗。依然是凌晨,我们陪伴侦察连长听从任务部署:由于城市巷战任务的复杂和对守备兵力抵抗意志需要做出充分准备,此次,“红军”部队将以3倍以上兵力,即出动三个营,进攻蓝军据守的城市。我们依然被分配搭乘副指导员徐浩的侦察车,只不过这一次,由于徐浩的车在头一天已被地雷模拟“炸毁”,这辆车不能再参加战斗,只能以“幽灵”状态在战场中旁观。这时,我们对外既不能通讯,也不能做出任何战斗动作,只允许旁观。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倒是可以利用车上的光学设备对战场有清晰的了解。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记者搭载的侦察车利用光学设备观察战场——

        清晨,战斗打响了。“红军”的三个营,分别从“北安市”正面的高速公路、南面交汇的草原和毗邻的模拟机场三个方向同步发起进攻。战斗初始态势对“红军”极为有利。在开阔的草原和高速公路上,96A坦克和04A步战车组成的装甲纵队正以雷霆之势碾压而来。沙尘遍天,铁流撼地。看过战争电影的朋友都知道,在开阔地域,仅靠散兵坑防御的步兵面对信马由缰的装甲部队将是何等的心惊胆战。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从蓝军射击孔看冲过来的96A坦克

       至太阳跃出地平线时,我们在前方得到了一些好消息,进攻机场的“红军”已基本肃清残“敌”。他们将扼守机场,防止“敌酋”驾机出逃。剩下的战斗就靠正面两个营的猛攻了。这是一场争分夺秒的战斗,根据演习部署,蓝军强大的外围轮式快速反应装甲部队将在短期内登临,速战速决乃是制胜关键。然而就在我们于草原上观战时,红军在高速公路上快速行进的进攻主力中的一辆96A突然冒出黑烟,整个纵队迅即被烟雾笼罩。紧随其后的两辆步战车立刻打出空爆式烟幕弹,试图掩护这辆坦克。接着,一辆工程车冲过来想要拖带96A。然而,他们全都没有成功。这四辆车被蓝军的迎头火力全部打爆,车组成员不得不弃车接受导调人员指挥。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进攻先头部队遭到蓝军歼灭

       “散开啊!散开!”徐浩在侦察车上大喊。然而作为一辆“幽灵”车,我们对战局毫无影响能力。徐浩立刻打开车上的观瞄系统,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击毁了排头车。原来,在“北安市”高耸的钟楼上就有蓝军的观察哨。“蓝军单兵反坦克武器对我们很不利啊。”徐浩焦急地说。就在这个当口,距离我们最近的,从草原方向冲过来进攻的两辆96A也突然冒出黑烟,被迫退出战斗。从这些之前遭遇打击的后续部队的结果来看,蓝军模拟的导弹应该是抗烟幕、红外和雷达复合制导,且发射后不管的新式反坦克导弹。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坦克打出烟幕弹掩护前进——

       蓝军非常聪明,从一开始就击毁了多辆“红军”89式指挥车与情报分析车,如此一来,缺乏前线指挥的“红军”装甲部队就只能依靠自己的观瞄系统了。时间紧迫,马不停蹄。尽管遭到了阻击,红军主攻部队却必须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继续冲锋。可是,问题却越来越严重。守住“北安市”进城最近的交通要道乃是一处横亘咽喉的立交桥。这座桥有一圈巨大的匝道,当“红军”的装甲部队驶入匝道上时,蓝军密集的火力突袭立刻把这里变成了坦克坟场。没进入匝道的其他坦克被前车堵住后进退不得,再加上缺乏指挥和车组互动,纷纷被击毁在路上。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在毫无掩蔽的草原上遭到市区方向蓝军火力的猛烈打击

       草原方向进攻的部队也极为不顺——这片开阔的草原毫无遮挡,对地形不熟悉的“红军”完全没有办法躲避来袭火力,同样遭受了严重损失。其实“北安市”是一座不大的城镇,如果草原方向的坦克能够及时以散兵线状态一字平铺冲向城市侧翼,也许可以找到打通进入城市的入口。终于有两辆04A步战车发现了草原与城市南侧的防御薄弱环节,加大马力冲了过去——这两辆车要立功了!但我们高兴地太早了。这两辆车冲得太晚,数量也太少,在距离市中心地标——市政府大楼仅仅3公里方向,被蓝军击毁。车子毁伤的非常剧烈,激光交战系统喷出的黑烟把步兵都呛得下了车。至此,红军所有战车全部被击毁。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掩护“红军”步兵的最后步战车被击毁在城市匝道外

       “我们还有步兵。”徐浩捏紧拳头,“步兵进了城市,就有一线希望。怎么也能赢一把给红军弟兄们出出气吧!”然而,希望破灭……为了保护市区的有价建筑,城市攻防战的双方严格限制了重武器的投入。事实上,以导演组的专业眼光来看,模拟大量投入重炮轰击城市建筑,会造成更多的瓦砾堆,让蓝军在瓦砾坑道中变得越发游刃有余。由于最远的战车在距离市中心目标3公里外就被摧毁,“红军”步兵们必须在毫无遮蔽的大草原上徒步向市区进发,尤其是120MM反坦克火箭组成员,他们扛着沉重的火箭筒缓慢前进,这给了蓝军狙击手绝好的打击目标。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士兵“阵亡”——

       一个又一个步兵被蓝军击中,头盔上的烟雾器爆出“阵亡”的红烟。为了掩护步兵们前进,班排长每隔40米就要投掷一发烟雾弹,这使得推进速度变得更加缓慢,也让蓝军的火力变得更加充裕。最终,“红军”的全部进攻势头完全衰减,枪声也越来越稀疏。由于交火势头减弱,记者们得以搭乘导调组的摄像车进入市中心。抵达市内的我们这才发现,如果巷战真的展开是多么的艰苦——在“红军”未能抵达的城市建筑区,每一栋建筑内都有精密布放的蓝军士兵。即使“红军”步兵能最后抵达市区,根据伊拉克战争的经验判断,失去坦克支援的步兵一定会被占据制高点的蓝军轻易消灭。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红军”装甲部队在城市入口匝道处全军覆没

       果然,当我们抵达市政大厅时,从导调人员那里了解到,“红军”步兵最终杀进市内的人数已经不足一个排,完全没有胜利的可能。而从蓝军据守的立交桥机枪阵地向下眺望,“红军”坦克被尽数扼杀在高速公路入口处。此次城市攻防战,蓝军以轻微伤亡再次取得完胜。D+6日,记者组没有再次亲赴前线。这一天,红蓝双方组织了对抗双方的对调,在两天前的类似地形地域,红军防御,蓝军进攻。就在这一天,在导调大厅跟踪进度的特约通讯员又报道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消息——红军在对抗过程中通过反炮兵雷达发现了蓝军炮兵阵地,急于复仇的红军于是将122自行榴弹炮向前移动,脱离了协同单位的掩护,结果反而遭到了蓝军特战连的偷袭。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蓝军虎踞龙盘——

       “在大屏幕上可以清楚看到——红军在6分钟内损失了70%的分数点,完全遭到了击溃。” 如此场景不由得让人想起电视剧《亮剑》中,军长孔捷描述敌人的一番话:“敌人攻防转换思路非常灵活,一旦发现对手攻击受挫或者薄弱环节,他们就会立刻抓住时机,转入反击。” 蓝军的作战素养之高,令人惊讶;其多年雄踞朱日和,接受了各单位的实兵洗礼,确实是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精锐之师。面对这样的精锐之师,“红军”若想取胜,非实兵大练而无他法检验。正所谓:茫茫草原,铁甲洪流。碧空浩瀚,巴菰一缕。目光如炬,胸中万雷。滚滚沙尘,不负王师。誓扫胡虏,板荡漠北!

       六、亲历朱日和实弹射击 感受我军最先进步战车——D+7日,为了加强实兵检验的效果,和以往一样,此次军演组织了实弹射击科目。该科目分昼间行进射击、装步协同,和夜间无光环境下,仅靠夜视仪的停车射击。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04A步战车步兵舱十分宽敞先进 除标准载员外足以让记者席地而坐

       为亲自体验我军最先进装备,记者随车进入了04A步战车的步兵舱,感受车内环境。04A反应了其不俗的战斗力:其座位宽敞,座高适中。座位下还可以摆放携行工具箱,也可根据士兵身高折起座椅直接坐在工具箱上。同时,相对而坐的两排士兵之间有宽敞的过道,紧急情况下可加座1-2名战士。该车采用的主炮副炮皆有先进的自动供弹装置,行进间射击火炮精度极高。整车在行驶过程中颠簸很小,极大的降低了士兵的疲劳程度。记者在步兵舱过道内临时蹲坐,坚持进行了三个小时的拍摄体验仍能保存体力。若是传统的89式装甲运输车,恐怕早已瘫倒不能站立。此外,04A的内部设备采用大量中国最强主战坦克99式的先进技术,其主要的火控计算机等设备的安置及人性化布局超过了乌克兰最新式的“堡垒”主战坦克。一路上,除了在内部搭乘04A步战车外,“夜老虎”旅某装步营营长还自豪地向我们介绍了该营下辖装备与训练情况。我们得知,曾参加2015俄罗斯坦克两项赛的步战车组就在该营。“好家伙,他们车组打炮打得最准。他们一个车组,几个月准备比赛打的炮弹,比我们整个营一年打得炮都多。”营长骄傲地介绍道。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装步营某连连长兼车长 有着钢铁般的目光

       当记者搭乘04A步战车时,该车车长也是这个营某连指挥车,崭新的战车,其装甲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在记者对该车赞不绝口时,连长指着自己的僚车说:“我也不是谦虚,我这个车,那质量绝对是杠杠的。可要说起我们连的功勋车,他们才是英雄。全连所有驾驶员、炮手都是他们培训的。他们还刷新了成员换岗训练的新纪录,所有的乘员既会开车,又会打炮,还会维修,没有短腿的。我的车性能好,主要是出厂调试好,磨损少,从去年抗战阅兵接收到这次拉出来演习,只打了百十来发炮弹;他们的车训练才叫狠,炮管寿命都要打光了。” 亲身感受04A步战车的行进是一种永生难忘的经历,除了先进的装备外,更重要的是感受到我军基层官兵气吞万里如虎的壮志和关爱下属的如丝细心。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演习结束后连长立刻与车组成员对座驾炮管进行维护 极为爱护战车

       04A战车不愧世界一流水准。匀速行进时,其主炮、副炮和机枪百发百中,不但显示了车辆的性能,更证明了车长、炮手和驾驶员的精湛技艺。但是一个步战车的战斗水平不仅仅依靠车辆水平,也需要全车搭乘步兵那高超的下车步战水平配合。在这个方面,战士们还有提升的空间:当步战车停下放出步兵掩护射击后,有的战士,提着沉重的反坦克火箭筒跑了将近两千米打靶;有的战士扛着机枪同样出去冲锋,最终却把子弹完整地带回来了,因为没发现随机设置的靶标。连长仰天长叹,当即吟了两句诗:“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同志们啊,你们冲锋的时候能不能低下头看看啊,你们的连长我都把车开到靶子边上了!低头前面就有靶子啊,你们跑那么远却看不到脚下的敌人,实战中会被背后的敌人打死啊!” 严肃、活泼。都说连长不仅仅是基层干部,对于战士们来说,他还是爹妈一样的亲人。记者在连长的话中不仅听出了他朴实语气中带着的几许幽默,更听出了他对战士们成绩、心情的一片关爱。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亲历朱日和夜间平地惊雷

       当装步营长载着我们返回旅部驻地时,天已尽墨。旅部的战士给记者们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野战伙食。夜色中,随着一串惊雷,数发榴弹炮弹拖着火红的尾线划过草原美丽的夜空。随着炮弹消失在地平线外,远处的旷野中,96A坦克群开始了夜间射击展示,也标志着我们此次难得的朱日和体验进入尾声。朱日和军演不愧是一场国内顶级水平的军演。它贯穿了我军真打实备的精神,体现了我军应对未来高技术水平战争做好全面准备的决心。更为难得的是,其对媒体敞开的宽广胸怀,高度展现了我军的自信,和直面问题,改善问题的意志——正如在演习开始前,总导演王志安同志指出的那样,我们不是为演而演,是为了找出问题,用磨刀石砥砺自己而演习。只有如此,当面对强敌环饲,科技水平越来越高的战争时,我军才能全面保卫祖国和人民的利益。

全景纪实:实拍朱日和军演“禁区”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图注:朱日和标语 天下虽安 忘战必危——解放军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信念,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担当,通过这场演习无愧地展现在了大家面前。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